南管散曲註釋念讀

一、陳三五娘故事

 

出版於1566年的《荔鏡記》,是閩南白話南戲劇本,
是描寫陳三五娘的戀愛、幾經波折終於團圓的戲文。其情節如下:
泉州書生陳必卿(排行第三,自稱陳三),路過潮州,適逢元宵,
上街觀燈時,邂逅潮州富家女黃碧琚(五娘),彼此一見傾心;但驚鴻一瞥,未遑通問。

陳三為了接近佳人,假扮磨鏡師父至黃家磨銅鏡,且故意打破它。
黃父索賠,陳三賣身為奴,住於黃家。

五娘之前已與潮州土財主林大訂親,但林大貌醜行惡,五娘心不甘、情不願;
又礙於主、僕貴賤有別,故對陳三不假辭色。陳三遂得相思病。
幸賴五娘的女婢益春從中幫忙撮合,五娘乃與陳三相約於半夜在花園幽會;遂成就男女私情。

林大來催親,陳三遂攜五娘、益春逃回泉州。為林大察覺,告狀於知州。
知州差人於半途將陳三等人捉回審問,判陳三發配崖州(今海南島)。

陳三發配崖州途中,巧遇其兄升任都御史,專門查勘貪贓枉法的官吏。
其兄乃攜之回潮城重審。審知林大賄賂知州,乃定知州、林大之罪,
並蒙天子赦免陳三前罪,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 

1.荔枝滿樹紅(念讀欣賞

  陳三想念元宵節邂逅的佳人,重回潮州,在五娘的樓前徘徊的情景。

荔枝滿樹紅,樓上不見開窗。伯卿來到只,是為燈下人。

對高樓,空嗟嘆,見只景,不見人,引惹我相思,冥日瘦減朱顏。

引惹我相思,冥日瘦減朱顏。嗹弄柳[1],柳弄嗹,柳嗹弄嗹,柳柳嗹弄嗹。

 

2.早起日上 長潮陽春 倍思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為了要進入黃府與五娘相會,假裝磨鏡師父,到五娘門前大聲叫「磨鏡」。

  本曲描述益春與五娘聽到聲音、見到陳三的情景,以對唱來表現。

早起日上花弄影,卜做針黹[1]無心情。聽見外頭叫磨鏡,聲聲叫出甚分明。

好一位風流人物,生得有只十分端正。[2]即認是馬上官人。想伊人也侢肯[3]假做磨鏡。

人有相似,益春你着仔細認定。夭[4]人有只相似,益春你着仔細、仔細認定。

 

3.阿娘差遣 潮陽春 倍思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在五娘家不能親近五娘,相思成病。

  五娘叫益春去探看,益春探病出來,細述陳三得病之情景。

阿娘差遣,都不敢遲延。踗[1]步行出含暉軒,見許三哥,伊人病症真個危險。

昏迷沈睡,如倒似顛,人事不省。

默默不言,再三問伊,方開嘴說是阿娘鐵石心田,引伊落井,不肯救起;反來投石如箭。

白日青天,手帕親掞落,繡出夙世[2]前緣。伊有只痴心一片,夭伊有只痴心一片,着恁[3]意惹情牽。

相思病纏,算來是為咱留戀。燈前樓下,件件是空騙,恰是藕斷絲蓮。

伊聲聲說是咱厝受苦三年,又說阿娘慈心不展,藥在身邊不獻。

為伊求懇致虔。衷心[4]每煩念阿娘忍心堅,恐害許三哥不淺,但恐害許三哥不淺。

(本曲押-ian,韻腳字是:田(tian5) 牽(khian5) 箭(tsian3) 纏(tian5) 戀(lian5) 虔(khian5)。)

 

4.年久月深 長潮陽春 倍思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在黃家將近三年,得不到五娘的回應,欲回泉州,被益春所挽留,唱出此曲。

年久月深惡竪[1]起,放早抽身返去鄉里。恨恁阿娘無行止,伊耽誤我一身無依倚。

是我一時可呆痴[2],我無顧掠只荔枝收做為記。艱苦三年,受盡飽羞忍恥。

拜辭我小妹,我卜早歸故里。再拜辭我小妹,我卜早早返去鄉里。

 

5.有緣千里 長潮陽春(念讀欣賞

  陳三欲回泉州,益春挽留他,並叫五娘出來,陳三唱出此曲。

有緣千里終相見,無緣放早拆散分離,莫得三心共二意,耽誤我一身無依倚。

為你相思病沈重,我頭舉不起。

若還割吊[1],我身那卜先死,我一點陰魂卜來共恁相藤纏;

若還那割吊,我身那卜先死,我一點陰魂定卜共你相交纏。

 

6.因送歌嫂 短相思 五空管(念讀欣賞

  益春叫五娘出來,五娘問陳三「為何要離開?」

  陳三唱此曲,表露因愛戀五娘,才故意打破寶鏡、賣身做長工的情意。

因送哥嫂卜去廣南城,才到潮州,喜遇上元燈月明。偶然燈下遇見阿娘,有只絕群娉婷。

見恁嬌姿半遮掩,即會惹動我只一點痴情。勉強送哥嫂,次早起程。

一身為恁割吊,即會離別我胞兄,轉回潮州。駿馬雕鞍,遊遍街市,對恁樓前經過。

往往來來,真個難解意馬心猿。幸逢六月,恁在樓上適興,你掠荔枝掞落,卜來共我眼裡偷情。

我怙叫[1],怙叫你有真心,即故意打破寶鏡,願甘心捧盆水,共恁掃廳堂,我一心望卜共你喜會荔枝緣盟。

誰知今旦說是錯手無定,既然那是錯手,羅帕夙世前緣,都是阿娘你今親手繡成。

你今日、今日那卜虧心,你騙我恁厝空行。相思一病,了會送幽冥;相思一病,大半了會[2]送南幽冥[3]

 

7.書今寫了 長滾過中滾 四空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無法接近五娘,益春獻計,叫陳三寫信給五娘。

  陳三寫完,交給益春之唱詞。本曲是二人的對話。

(陳三)書今寫了有一封,勞煩我小妹,你着為阮去傳送[1]

    落花流水無情,拙時發業[2],阮相思病重。你去再三上覆,勸過恁阿娘,莫得意故來氣煞人。

(益春)勸三哥,你亦莫得苦傷悲。你小妹終然有一主意。譬做伊人心肝硬成鐵,小妹定卜勸甲[3]伊着軟成綿。

    姻緣成就,不通[4]來忘阮恩義。恁二邊那卜成就,不通來忘阮恩義。

 

8.共君斷約 水車歌 四空管(念讀欣賞

陳三在五娘家己近三年,愛情似乎無望,打算回泉州。

五娘挽留,終於有半夜私會之約。

(五娘)共君斷約,共我三哥恁今斷約[1],須待今冥人睏靜[2]。若還不來,頭上是天。

    若還那卜負君,天地責罰,黃氏五娘早早先(suinn1)死。

(陳三)感謝阿娘,果有真心,阮明知恁是假學做一磨鏡。來阮厝行。

(五娘)罵君幾句,都是瞞過媽共爹。見君恁今障說,[3]心頭軟成綿。

    丁古[4]林大,恨着丁古賊林大,你着早死無命。每日催親迫緊,阮今幾遭險送性命。

(陳三)心神把定,莫得着驚。

(合唱)侢甘[5]割捨辜負三哥恁人情。侢甘來割捨辜負我君恁人情。

 

9.刑罰 倍思疊(念讀欣賞

  陳三與五娘益春欲逃回泉州,被官差捉回。公堂之上,益春被審訊刑罰之情狀。

(益春)刑罰刑罰做障重,到只機頓,到只機頓[1],唉!三兄阿娘恁也無主張,誰想三人遭虎狼。

      水流低處,流水低處,獨虧着益春只處[2]受災殃。

(五娘)益春你着忍耐,夭你着忍耐。記我密囑,心休忘。

    你若漏機,若是漏機,就會連累着咱三兄。到許時、到許時,更又滿盤災禍起蕭牆[3]

(益春)阿娘阿娘密囑,益春緊記心頭,也侢敢忘。但是官司法嚴,卜招認,恐怕連累着咱三兄。

    不招認,這般刑罰,那般刑罰,甲卜侢呢當[4]

(五娘)益春,你今但得着招認,免你一身,免你一身受只刑罰。

(益春)這樣罪過重,噯唷!噯噯唷唷!我身痛悲悲慘慘兩斷腸。

(公差)呀!這丫頭,這一個死丫頭,胡言亂語假瘋顛。

    你三人,你們一群三人私奔,是真罪難容。

    你看!你看!那個人指在東方,人看在西方,人笑在南方,人論在北方:

    人指人看人笑人,論你何事。那個東西南北,指看並笑論。

    吾不打,你不招,吾不放你,老爺再不放你。

(益春)噯唷!噯唷!噯噯唷唷!苦一場悽悽慘慘兩斷腸。

 

10.繡成孤鸞 潮陽春 望吾鄉 倍思管(念讀欣賞

  黃五娘在閨中,刺繡牡丹與孤鸞、鸚鵡圖樣,引起對陳三之相思。

繡成孤鸞繡牡丹,又繡一個鸚鵡,伊飛來在只枝上宿[1]

孤鸞共鸚鵡不是伴,親像阮對着,對着許丁古賊林岱,無好頭對[2]阮只心內無奈何。

再繡一欉綠竹,伊須待許鳳凰飛來宿。再繡一欉綠竹,伊須待許鳳凰飛來宿。

 

11.孤栖悶 潮疊 倍思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被發配崖州,五娘深閨寂寞,容顏憔悴,傾訴日夜思念之情。

孤栖悶,懶坦[1]入繡房。房空青凊[2],床空蓆冷悶煞人。

昨冥一夢,夢見是我三哥情人,來在房中,哀怨訴出伊人千般苦痛。

醒來尋思無人,想來算去,想來算去,越自[3]割阮腸肝做寸斷。

伊是官蔭人子,為咱荔枝,為着咱厝荔枝,即會發配崖州城市。

從君一去,阮今廢寢忘餐,值曾[4][5]去畫眉照鏡。顏容衰損,冥日怨身切命[6]

早知會誤君,早知會誤君,何卜[7]當初來障做,免阮今旦受盡滔天罪名。

為伊、為伊人減玉容,損冰肌,即知恁相耽誤。

恨煞當初掞荔枝[8],君、君恁若是官司了離,須着回鄉歸故里。

聽見杜鵑聲啼,忽然聽見杜鵑叫聲悲,更深花露滴,心悶越自悲,滿腹愁悶惡說起。

除非着見君一面,訴出真情,說拙真情,即會解得阮只心意,即會解得阮只心意。

 

12.為伊割吊 短相思 五空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被發配崖州,五娘思念陳三,差遣小七送信到崖州給陳三,謹慎叮嚀囑咐小七之情景。

為伊割吊得阮病成相思,頭眩目暗,頭眩目暗,阮今舉都不起。

千般苦痛,都是為着荔。天涯路遠,崖州个路遠,隔別雲霄萬里。

伊許處孤單無伴,阮只處孤栖獨自[1]。衣裳破損,寒衣那破損,今卜靠誰人通補綻[2]

阮有寒衣,都亦無人通送去。越自傷情,越自那傷情,割阮腸肝寸裂。

吩咐小七,你着用心為阮送去,叮嚀拙話[3],叮嚀言語須當謹記。下筆寫書,阮手軟都成棉。

說着阮只書寫袂盡,說着阮只書中寫了都袂盡,並無三心共二意。

只去若有蘇張[4]好言語,教伊不可輕棄,念阮糟糠[5]恩義。

投告天地,暗處神明相保庇,保庇伊人官司了離,乞君返來,莫得延遲;乞君早返來,莫得延遲。

 

13.元宵十五 福馬 五空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被發配崖州後,五娘日夜思念,回想當初相見的情景。

元宵十五,阮共君親相見。見君縹緻,阮看君恁障縹緻,恰是[1]天仙無二。

轉來阮厝,懨懨[2]一病。幸然樓前、幸然對阮樓前掞落手帕荔枝。

你來阮厝受苦三年,忍心不過,阮心忍即不過,即會共君私結連理。

恨煞[3]林大,起有毒心行止[4]。買囑知州,買囑知州,即會發配崖州城市。

掠阮雙人拆散,那障分開去鄉里;你掠阮雙人拆散,那障分開,恁去鄉里。

 

14.聽見杜鵑 錦板 五空管(念讀欣賞

  陳三被發配崖州後,五娘懶於梳妝,日夜思念,希望情郎早日回來團圓。

聽見杜鵑叫聲,伊是為着春去花謝,叫悲悲,情慘慘,真個[1]心痛。

從伊去後,吁,親像索斷風箏(huang1 tsher1)[2],不見蹤影,誤阮只處倚門瞈[3],瞈得阮目都成穿。

又聽見簷前鐵馬聲叮叮噹噹,阮睏都不成。強企起來,行出外庭,見許月照花,風弄影,望面見,阮心塔 ;

恍惚間,阮受盡驚惶,只都是為君恁精神減,只拙時阮心不定。

對菱花,怛梳妝,懶畫眉,對鏡照見阮只顏色衰。鞋倒拖,羅裙摺,阮今畏去打扮。

記得當初枕上,私情仔細思。阮心念念,只處惡搬惡捨[4]

誰思疑到今旦,潮知州你貪財利,掠伊發配崖州城市。

路遠如天,兼又重疊山嶺,一番想起,阮腸肝寸痛,金錢買不足。

望天!你着有靈聖,推遷[5]、推遷我三哥見伊兄,早回程。恰親像許月光彩無雲遮,依舊分明。

免阮為君,只處費盡心情;亦免阮厝三哥,許處怨切身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