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處收集了與南管相關的研究文獻,點擊連結即可下載PDF檔閱讀。

閱讀PDF檔所需的Adobe Reader軟體可前往此處下載。

 

作者:施炳華 01.骨譜與潤腔 ──談南管音樂與語言的關係
提要:南管的曲譜是工尺譜,是琵琶指法譜,琵琶譜只記基本旋律,故叫「骨譜」;其他樂器(洞簫、二弦)、人聲依此譜奏唱時,必須加上裝飾音,才能使旋律悠揚美妙,故叫「潤腔」。本文即在探討如何在語言聲調(字調)的基礎上加上裝飾音,使字調與旋律密切配合,唱出自然的語言,美妙的音樂。南管以泉州音為正音,所以唱者如能熟悉泉州音的本調與變調,就能在基本旋律上作大二度、小三度、大三度等上、下行的裝飾音,務令字音韻婉轉流暢,聽者解頤感動。除理論分析外,並舉出潤腔的實例。

作者:施炳華 02.談南管曲詞之校訂──從《文煥堂指譜》談起
提要:南管的曲詞,因不同師承與不同版本、抄本而有一些出入。本文以目前所發現最早的《文煥堂指譜》為主要依據,再參考之前的《荔鏡記》、《明刊閩南戲曲絃管選本三種》,之後的各種指譜版本及抄本,校訂其正確的用字,共十一則。

作者:施炳華 03.南管音樂之美
本文介紹南管的淵源及歷史、南管的內容與演奏形式、認識南管曲譜及其歌唱藝術:骨譜潤腔。

作者:施炳華 04.《荔鏡記》戲文佮南管曲詞的語詞表現(台語文)
提要:西元1566年出版的《荔鏡記》是搬演陳三五娘的(e5)故事,猶有傳唱幾百年的南管曲詞,攏是用泉州話書寫的文本,值得做台語文學書寫的參考。全文分做三部分:一、介紹《荔鏡記》並且舉其中的一出做例,二、介紹南管,並且舉其中的一曲做例,三、舉以上兩種的語詞做例說明,會當(tang3)做台語文學書寫的參考。

作者:施炳華 05.談南音曲詞中常用的方言字──《文煥堂指譜》與《泉南指譜重編》曲詞之比較
本文主要分析1857年章煥刊印的《文煥堂指譜》與始刻於1912年、竣工於1921年的林鴻《泉南指譜重編》之用字情形,比較其得失。首先以出版於1604年的《新刻增補戲隊錦曲大全滿天春》相國寺遇醉不諧【石榴花】曲牌曲詞與煥本作對比,再拿煥本與林本作比對,結論是:煥本用字大多與明刊本相同,而林本是以讀書人的標準要求字字有來歷,認為南管用字「太俗、不合漢字正統」而改易某些字。其實,南管曲詞是一種方言文學,民間自有其習慣的用法來表現生動的口語;而且林本所改的某些字,音、義都不合,如改「 」(tshua7)為「觸」。所以林本之後的其他指譜版本除吳明輝一人外,其他大多是依照傳統用字。

作者:施炳華 06.《荔鏡記》的用字分析與詞句拾穗
1566年出版的《荔鏡記》是現存最早的閩南南戲劇本,也是閩南白話文學作品。 其用字現象及語言的使用,有值得寫作台語文學者借鏡之處。全文分二部分:一、用字分析:(一)本字,(二)借音字:同音字、音近借字,(三)借義字,(四)方言字,(五)俗字。二、詞句拾穗:(一)常用字詞,(二)熟語:諺語、成語、歇後語、格言。

作者:施炳華 07.鹿港、台南及其周邊地區南管之調查研究
提要:本報告為國科會專題研究計劃之報告,執行期間從民國八十三年四月起迄八十四年七月止,凡一年四個月。調查鹿港、台南及其周邊地區南管之館閣及活動情形。

作者:林秋華 08.〈趁賞花燈〉的版本比較
提要:本章所欲作的版本比較,乃從其文本來看,分為劇本與指譜曲簿兩方面來比對。劇本包括明刊本的《滿天春》,與今存的梨園戲《郭華》、《留鞋記》共三種,指譜曲簿從清朝的《文煥堂指譜》,到今流傳的《林鴻本》、《林祥玉本》、《劉鴻溝本》、及南聲社、振聲社手抄本……等等,共十三種。分別比較其曲名、曲牌、段落、曲詞等等。

作者:林秋華 09.〈趁賞花燈〉本事初探
提要:南管的指、曲曲詞內容大多有個故事背景,本文所探討之〈趁賞花燈〉一曲,則來自《留鞋記》郭華與王月英的愛情故事。《留鞋記》故事歷代流傳於不同形式當中,或小說、或話本、或戲文,甚至各樂種散見的單曲中,都可拼湊出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。故事在歷代的演變後,雖然有著人物的增加,情節的鋪張,但主要脈絡還是相同的,追求戀愛自由的精神是不變的,最後順應人心的喜劇收場也始終如一。

作者:林秋華 10.南管指套〈趁賞花燈〉的文學藝術
提要:本文分析南管指(套曲)「趁賞花燈」的文學藝術,分為三部分:一、詮釋「趁賞花燈」的曲詞意義,二、分析其文學藝術表現:(一)辭采古樸典雅,(二)角色巧妙地安排,(三)自然和諧的聲律。最後分析整個劇情的進行──從五光十色的元宵街市開始,而在「門樓鼓打五更時,鐘聲報曉雞聲啼」中落幕;其間女主角月英感情的轉變──從滿懷期待到落寞而歸。運用各種意象(花燈、山門、金蓮、綉鞋、羅帕、牆壁、門樓鼓聲、鐘聲、雞聲)及賦、比、興的手法,製造相對的氛圍,呈現故事的張力。

作者:施玉雯 11.《文煥堂指譜》之內容及版本
提要:《文煥堂指譜》為目前所發現最早的南管出版曲簿,本文探究其內容與版本。文分六節:其內容有指三十七套、大譜十二套,至於版本,則介紹此書的收藏情形、版式、刊印背景及年代,最後比較在台灣的兩種收藏本(胡藏本與杜藏本卷三)之刪改情形,斷定二者使用的木刻版相同,而杜藏卷三的刊印早於胡藏本,且胡藏本有校正《初刻》版的現象。